第十一章 踢馆

玩家升到10级才会列入排行榜的统计之中。

左旸只知自己瞬间成了武学排行榜状元,却不知在他出现的瞬间,立刻便在广大玩家中引起了轰动:

“我靠,这人是谁,这么牛?”

“上来就是第一,而且还超出第二名那么多,简直逆天了!”

“我猜他肯定学到什么神功秘籍了吧?不然无门无派,又怎么可能排在君邪这样的超级高手前面?”

“最神奇的是这人居然选择匿名,好不容易压过君邪一头,这是多好的出名机会啊?”

“居然也排在我的女神南宫彩蝶前面……”

“……”

游戏中几乎每个人都在议论这个一跃霸占武学排行榜状元的家伙,毕竟这种武侠类型的游戏,武学排行榜其实要比等级排行榜更有含金量。

然而殊不知,这个神秘高手眼下却遇到了难题……

“抱歉,阁下已身怀他门内功,还是请另谋高就吧。”

“阿弥陀佛,佛门只渡有缘之人,施主已有机缘,不可勉强。”

“无量天尊,我武当功法讲究以柔克刚,以短胜长,以慢击快、以意运气,以气运身,少侠身上的本事怕是无法兼容,还是请回吧。”

“大胆,你身怀不世功法,为何要入我明教?莫不是朝廷派来的走狗,速速退去,否则休怪老夫刀剑无眼!”

“我峨眉向来不收男子,天下皆知,难不成你是来戏弄贫道的?”

左旸来到忘忧岛最西端的渔港,然后就在九大宗派接引人那里碰了满满一鼻子灰。

其中也就数极乐谷的接引人态度最好,搔首弄姿令人心跳加速:“咯咯,少侠修的一门好内功呢,虽然入不了我极乐谷,但若是少侠不嫌弃,奴婢倒不介意与少侠结为江湖伴侣,日日缠绵夜夜双修……笙歌。”

总之,就因为学了蛤蟆功,九大宗派无论正邪,竟没有一个门派愿意收他。

“你妹……”

左旸无语,虽然知道蛤蟆功一点都不逊色于九大宗派的镇派绝学,但他还想随便加个宗派先学上一两门外功傍身呢,不然难道在得到合适的外功之前,就那这个棍子毫无章法的乱捅一气?

但既然游戏有这样的设定,他也无可奈何,只能悻悻然来到老船夫面前:“老丈,请送我过河吧。”

没有宗派接引人传送,当然就只能靠船摆渡了。

没想到那老船夫掀起斗笠瞥了他一眼,居然也是摇头道:“少侠初入江湖,无门无派怕是极为不妥呐。”

左旸当时就急了:“啥意思?难道还非让我废了身上的内功才能离开新手村!?”

“少侠莫急,若少侠执意要如此离开,小老儿自然不能不送,只不过……”

老船夫不急不缓的笑道,“小老儿听闻距此地向南5里外有一处茶庄,名为天香茶林,茶林主人东方玉环历来欣赏青年才俊,若少侠能入得了她的法眼,亦可习得几门傍身功夫,方便行走江湖。”

老船夫话音刚落,一个任务提示就出现在了左旸的视线当中:

——是否接受“无门无派”接引任务——天香茶林之踢馆?

还有别的选择么?

左旸想了想,最终还是选择了“是”。

若是能去那搞到一门拿得出手的外功倒也不错。

——请前往天香茶林,找到茶林传令人对茶林主人东方玉环下踢馆战书!

等左旸赶到天香茶林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玩家。

与左旸不同,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自愿来做这个任务的,九大宗派虽然是不容争议的主流,无论是学习功法还是提升等级都要容易的多,但总还是有人喜欢不走寻常路。

不过此时,浓重的负面情绪却笼罩在他们的头顶:

“靠,这踢馆任务也太难了吧,新手村真有人能过得去?”

“不做了不做了,老子已经连续死两次了,虽然这任务死了不掉经验,但时间也耗不起好么?”

“真蛋疼,我也不在这儿耗着了,还是老老实实加入九大宗派去吧。”

“我敢打赌,这任务就算完成了肯定也给不了什么好功法,还是九大宗派好一点,好好做宗派贡献还可以修行更高阶的功法。”

“散了散了……”

不少已经领教过这个任务难度的玩家纷纷叫骂着,带着吃不着葡萄葡萄酸的心里,已经有人提起裤子离开。

“真这么难么?”

左旸的心中也打起了鼓。

但想到自己好歹还有蛤蟆功和白蜡棍打底,而此处说不定能够搞到一门像样的外功,终于还是横下了心,从人群中挤过来到茶林传令人面前。

“劳烦姑娘通报一声,在下要领教茶林主人的手段。”

左旸笑呵呵的道。

“哼,又来个不怕死的,你且等着。”

茶林传令人不屑的瞅了他一眼,冷哼一声转身沿着小路向林中走去。

等待的过程中,周围玩家见左旸其貌不扬,手里还拿着一根根本不符合主流的长棍,于是便有人很不友好的讥讽了起来:

“这人游戏都没玩明白,居然也敢来踢馆……”

“兄弟,听我一句劝,这任务难度太高,不是什么人都能完成的。”

“你看看这块‘不自量力石’上面刻下的名字,茶林主人也不是什么善茬,踢馆失败了就得在这留下名字给人家充当门面。”

“兄弟,我在这看了半天了,最厉害的人也就坚持了3分钟,我打赌你这样的最多1分钟就得出来。”

“管他干什么,吃过一次亏他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很多人就是这样,自己做不到的,潜意识里也不希望别人做到,否则岂不是显得自己很无能了么?

“呵呵。”

左旸只是淡淡的笑着,既不反驳也不理论。

一双眼睛停留在之前有人指过的那块名为“不自量力石”的石板上,这上面确实刻下了密密麻麻至少几百个名字,心说,这茶林主人还真是挺会羞辱人的。

正如此想着,茶林传令人便沿着小路回来了。

“喂,说你呢,我家主人命你进去。”

茶林传令人很不客气的指着左旸的鼻子喝道。

“谢了。”

左旸点头,整理了一下衣衫,迈步向林中行去。

与此同时。

身后立刻传来一个响亮的吆喝声:

“开庄喽,押注押注!”

“这人坚持不到1分钟,赔率1:1;坚持到1分钟,赔率1:2;坚持到2分钟,赔率1:4,;坚持到3分钟,赔率1:20;踢馆成功……赔率1:100!”

“买定离手,错爱不究!”

哪知道听到这个声音,左旸脚步一顿,回头仔仔细细的端详了那人一眼,竟然又原路折返了回来……
第十一章 踢馆
网游大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