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后的武神坛

“我靠用破釜,用破釜!”

肖还是手抖,鼠标已经按在了后发上面。连续两天的服战,连续三个月的惨败,不对,应该是连续四个月,也是最后一个月了;从武神坛预赛到现在他一个礼拜都没有睡好,服战的这两天,他天天失眠,疲惫极了,再加上秒杀张口闭口就是骂人的个性让他压抑非常,强大的压力都使他年轻的背有点驼了。

啪的一声,极端的愤怒,极端的失望,极端的不甘,秒杀把鼠标重重地摔在了电脑桌上,分成了几瓣散落一地,像没了甲的瓢虫一样,唯有那条鼠标线还是完好无缺。

秒杀愤恨地推开了椅子离开了座位,阿莲去抓他的手,他一把甩开了,作为一个男人,对一个女同志完全没有一点气度。

大家都沉默了,没有人再说话,没有人再喊闹,呆呆地看着秒杀走了出去。

“抱歉!”肖疲惫不堪地说道。

“没事,这不是你的错,他就那人,有几个能受得了,也就是我们几个脾气好点罢了。”阿莲不仅是在安慰,更是在说大实话。“若是别人早就和他散伙了。不过现在好了,总算也是散伙了,以后可以各干各的,但还是朋友嘛,有空长联系。”阿莲看的出肖很疲惫,也看得出秒杀走后他的精神整个放松了下来。

阿莲说完关了自己的笔记本,拔了插头,准备离开了。

“你走哇,马上就要吃饭了?”所罗问道,他一向很关心别人,所以每次打服战基本上三次就有两在他家里。乡下嘛,即安静,又清幽,也没人管;但是对游戏这道事他已经感到相当疲惫,他早就想散伙了,换个新的工作,对自己的身体好,对家人也好。

“嗯,我走了,明天还有事,得早点回去休息。”阿莲把笔记本装进了包里,其实她是在说谎,只是这样一个场面哪还有什么心情去吃饭,时间长了只会让气氛更尴尬,让大家更郁闷罢了。

“好吧,有事联系。”所罗站了起来去送阿莲。

“各位,我就先走了。”阿莲走到门口,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很舍不得地看了看另外两个网友。

“慢走!”肖无奈地说道,他感觉自己很对不住大伙,毕竟是他让他们的武神坛成为了最后一届,秒杀发火是应该的。

“卖号的时候联系我。”锋爷笑道,对于友情,游戏,和金钱来讲,他对金钱更感兴趣。

“没问题!”阿莲左弯头无奈地笑了一下,转身走了出去。

“确定以后不玩梦幻了?”走出院子,走到了车边,阿莲转过头问所罗。

“确定了,玩游戏太伤身体了,总不能靠这个过活一辈子,等老了,孩子长大了,有孙子了,让孙子知道爷爷是个玩游戏玩了一辈子的人,那多说不过去?”所罗还真是有点罗嗦,一说就是一堆。

“好了,好了,我该走了。”阿莲打开了车门,把笔记本放了进去,转过身把双手搭在所罗的双肩上,像是要吻他似的,一股有点浓的香水味迅速袭进了所罗的鼻孔。

所罗觉得阿莲的双眼忽然变得楚楚动人起来,如果他没有结婚,还真有可能会和阿莲上床,毕竟对她有过那种感觉。

阿莲看了所罗半晌,终于开口说道:“你玩的这么好,真是太可惜了!”

“人各有志,总不能浑浑噩噩一辈子呀。”所罗又要长篇大论了,“还有你……”

“行了,行了,我还有事先走了!”阿莲急忙打断了所罗的话茬上车了,启动了引擎。

“有空常联系。”所罗朝车里说道。

“没问题,谁都不联系,也不会忘了你。”阿莲很做作的笑了下,开车走了。

“路上小心!”所罗挥了挥手,那一瞬间还真有一种说不出的舍不得。

送走了阿莲,所罗又回到了他们一块打服战的小屋,肖和锋爷已经收拾好了家当。

“你们这是怎么了?”所罗有点气愤的问道:“不就是打输了吗,就是散伙也吃完饭再走吧。”

“不了,好几天都没休息好,我得回家好好休息一下。”肖疲惫地背起了笔记本。

“我也没空,我得回去继续赚钱,今天算是赔大了!”锋爷说着也背起了笔记本,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对了所罗,你不是不玩梦幻了吗,号便宜卖给我怎么样?”

所罗嘿嘿一笑,十分含糊地说道:“再说,再说。”锋爷的语气和眼神都让他有点讨厌,总给人一种喜欢贪便宜的感觉。

“嘿,都这么多年兄弟了,还这么不爽快!”锋爷开始心理攻击,要让所罗心里感到惭愧,这样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了。

没想到肖十分不爽地说道:“别烦他了,快走吧,再晚你还赚毛的钱。”肖边说边拉了锋爷往外走。

“记得,一定要便宜卖给我哦!”锋爷被拖着倒着走了出去。

“慢走!”所罗叫道,送两个人出了门,上了电动车。

“别忘了,便宜卖给我!”锋爷又提醒了一句。

“快走吧!”肖有点气恼了,像锋爷这么皮厚的人还真是少见。

所罗不敢说话了,嘿嘿笑了笑,看着两个人渐去渐去。

不久后,秒杀也回来了,收拾好了自己的家具,极不愉快地离开了,临走前还极无奈了叹息了一句:“人生就是一个茶几,上面放满了杯具。唉!”

肖克、锋爷、阿莲、所罗,以及秒杀一切可能,他们五个因梦幻而结识、相知,也因梦幻而伤心、分离。

朋友都走了,所罗独自一人静静地坐在电脑前,长长的电脑桌上,现在只剩下一台电脑了,他记得这套电脑桌还是阿莲买来的,花了不少钱。

电脑屏保了,所罗下意识地动了动鼠标,战友都已经下线了,只剩他一个人孤伶伶地站在武神坛里。

“罗,吃饭了。”罗的老婆叫了,他本名叫罗涛,但是别人都喜欢叫他罗,网友们则叫他所罗。

罗涛今年二十八岁,前年结的婚,去年有了儿子。

他从小就喜欢玩游戏,看动漫,因此喜欢上玩梦幻西游一类的Q版游戏也不稀奇;当然为了玩游戏失了学业也不稀奇,后来有了工作又为了玩游戏经常迟到早退也不稀奇,比较稀奇的是他做了个不务正业的行当,那就是游戏里的商人。借以玩游戏来发家致富。

事实上所罗玩游戏也赚了不少钱,少的时候一个月有三四千,多的时候也在近万的。别人看的都眼红的,也不说他是不务正业,甚至有些人还跟着他玩了起来。

但是,不久前他却又做了个让人迭破眼镜的决定:他决定不玩游戏了,要去找一份正经的工作去干。别人当然不理解,但是他很清楚,整天坐在电脑前玩游戏运动量太少,辐射又大,对身边的损害根本是无法预测的,几年来他的身体越来越差,四肢都觉得很乏力,已经没有前几年那样觉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力气的感觉了,随便干点重活就觉得力不从心。

吃过饭所罗又开了电脑,他静静地坐在电脑前,并没有打开游戏。

这顿饭本来是要五个人吃的,决赛前他们需要补充能量。

但是今天却成他们的最后一次服战,在称霸了十余届武神坛后,他们忽然被一支由富二代组成的高硬件家族打败了。

他们的失败,他们的落迫,已连三届,他们说过这次再不赢,就要解散团队退出武神坛,他们在三届发了贴,甚至很多游戏网站都发了此贴的图片贴,他们不能言而无信,最起码所罗不能;这是个很好的借口,在游戏上忽然消失的很好的借口。

终于还是败了,在那最后的一丝希望之面前:

对方双封,两攻,一辅助;所罗他们一个化生四个攻击竟然就这么讽刺般的败了,更让人恼火的是在半决赛!

所有的药都用完了,所有的宝宝也飞掉了,孩子也飞掉了,两龙宫和狮驼岭也被封印了,最后的希望就放在化生的一个水清,只要大唐能够一个破釜沉舟直接砍死对方三个残血的封系,也许还有翻盘的可能,结果却成了这样一个惨败的结局,成了他们最后的武神坛!

所罗静静地看着电脑,回想着他这么多年来的游戏生涯,就这么决定要放弃还真是有点恋恋不舍。

所罗忽然笑了一下,他点开了游戏,决定再去温存一下那份感觉,毕竟不玩了,不代表不再上去和大家聊天嘛。

所罗点开了游戏界面,正要点击进入游戏,忽然从电脑上的梦幻西游游戏界面射出来了道电波,射在了所罗的脑门上。

所罗一声惨叫,晕死了过去……

(未完,待续!)
第一章 最后的武神坛
梦幻西游之跨服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