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我心头的朱砂痣

S市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乃至于军事中心,这里汇聚着全国最优秀的人才,以及……最恐怖的高智商变态。

但不管一个城市如何发达繁华,总有一些阴暗角落是阳光照不进去的,这些角落也许不那么阴暗,但却不那么引人注意。

九州首都S市庆阳高中旁边的一条小道,就是这样的存在。

这里,人烟罕至,杂草丛生。但若是放在前几个月也许不会这么的荒凉,现如今的情况,只是因为一场至今未破的少女连环失踪案,这样的地方,无人敢去。

而就在昨天傍晚,就在这个地方,一个即将参加高考的未来栋梁,人间蒸发了。

全国闻名的重案六组负责人带着所有警员过来调查,但是最后的结果却和之前一样,毫无所获。

即使回到市公安厅会议室,所有警员还是没有半点新发现。

“这都已经是第十八个失踪少女了,你们要是还是一点线索都找不到,等着被上面责罚吧!还有,”重案组组长环视一周,语气低落,“今天已经是上面给我们的最后期限了,如果再查不出有用的消息的话,上面将会直接把案件移给心理异常案件组负责。”

原本低迷的氛围愈发让人难以忍受了,所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们却无法反抗这个决定,甚至心中隐隐还期盼着上面的人尽快这样做。

人命关天的大案子,他们没有理由死死抓着不放。

只是,若真的把案子移交到了心理异常案件组,也就代表着上面的人认为,那些失踪的少女们,已经凶多吉少了……

可以说,若不是不想承认那些少女已经被害,慕奇早就将案子移交了。只是这样的幻想,却可能令更多无辜少女受到伤害,他只能自己亲手打破这样的幻想。

想到心理异常案件组一贯的破案速度,慕奇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气。

心理异常案件组是一个不为外界所知的秘密部门,即使警察内部也少有人知道这个部门的存在,它似乎存在,却又没人知道。但它的不为人知却是因为这个案件组负责的案件全是表面寻常,内里却十分恐怖,极容易引起普通民众恐慌的异常案件。

就他们内部人员所知,那些犯罪嫌疑人,通通都是心理异常的——变态。他们手段凶残,智商超绝,犯罪过程让人难以想象,但却很可能连基本的犯罪动机都没有。

喔,也不能说没有,因为他们的犯罪动机很可能是因为……“呀,那个人长得真漂亮啊”这样荒诞的理由。

“组长,我们直接移交过去吧。”有人丧气地建议。

不是他没有冲劲儿,而是一天的时间,真的太短了。他们已经调查了一个月,除了一些受害者的信息,其他毫无斩获,一天,能干什么?

组长当然知道现状的严苛,但是他却没脸继续要求上面继续把案子交给他们查。已经十八个受害者了,平均三天出现一个受害者,他们甚至对受害者之间的联系都毫无头绪,不能再拖了,必须尽快破案,否则还会出现新的受害者。

“叩叩叩!”

组长惊愕地回头,这个时候谁会到会议室来?

“小李,去开门。”

坐在门边才入职的新人警员李峰急忙起身,他也挺好奇这时候出现在会议室门外的人会是谁,重案六组因为其破获的案件都是在社会上影响极其广泛的凶杀案,所以很多人有忌讳,除非必要,一般不会有人专门过来。

“谁啊?”李峰把门一拉开,立刻发现了门外的柔弱美女。“额……小妹妹,你是不是走错了啊?”

李峰有些局促,门外这个女生看起来不过二十左右的年纪,一身书香气息,长得十分漂亮,

但是最让李峰注意的却是,她的气质十分柔弱,几乎让人以为说一句重话就会把人吓哭。这样的人怎么会出现在他们这里?

“你们好,我是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的首席教授,韩子卿。我来找重案组的组长慕奇,请问他在吗?”

李峰却只注意到了她的自我介绍,太过鲜明的反差让他直接呆愣在原地:“你说……你是教授?犯罪心理学的首席教授?”

“什么教授?”组长闻声好奇地来到门口,立刻就和韩子卿的目光对上了,他几乎是解脱一般地惊喜大叫,“子卿?怎么是你来了?”

慕奇脸上是藏不住的高兴,急忙将人迎进会议室。

韩子卿看了一眼还傻站在门口的李峰,目光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闪烁几下:“你不进来吗?”

李峰这才想起自己堵在这里,韩子卿根本没办法进去,一下子羞红了脸:“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太好奇了。”

韩子卿跟在组长身后,闻声回头:“没事,我习惯了。”

也许是因为韩子卿的气质和整个重案组太过不搭调,所以一进门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这是谁啊?”

“不认识,好年轻啊。不过她到我们这里来干什么?组长好像也认识她……”

“刚才李峰不是喊教授吗?难道这个女生还是教授?”很多人炸了起来,这么年轻的教授,怎么可能?

“安静!”作为组长的慕奇大喝一声,吓得其他人立马噤声。

慕奇可是一个暴脾气,若是惹怒了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被骂,还不尴尬死。

见到自己的手下安静了,慕奇这才喜笑颜开地对着韩子卿开口:“你怎么有空到我们这里来了?我不是记得你手上还有一个案子吗?”

“唉,一个案子而已,有什么难的?怎么,难不成你还不欢迎我过来了啊?”韩子卿忍不住犯了一个白眼,这个老同学还是一如既往地不会说话。

这脾气,也就适合重案六组这样正经破案的案件组了。

慕奇汗颜,他可没有怀疑韩子卿能力的意思。只是从他们这些重案组移交过去的案子一年也不过十来件,但心理异常案件组的人数却远远比不上警局的其他案件组,即使有韩子卿这样的破案利器在,也极其危险繁忙。

“抱歉,我没有不让你过来的意思……”慕奇有些手足无措,“只是最近重案组的案件太棘手,我们……”说到这里,慕奇急忙住口,一脸的尴尬。

韩子卿抬眼,疑惑地问:“怎么不说了?”

慕奇搓搓手,不知道怎么回答,一脸的欲言又止,想说又不敢说。

面对即将接手这个案件的人,即使对方是自己朋友,他也说不出帮忙的话。

韩子卿一下子就好奇了,她这次本就是顺路而已,只是她的老同学似乎遇到了一点麻烦?韩子卿可不知道什么叫做客气,即刻转头看向李峰:“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不是专门到你们案件组来的。你们在干什么?”

李峰本来是跟在韩子卿的身后,结果韩子卿突然一个转身,直接把他吓得半死:“你干什么啊?”

韩子卿“眼眶泛红”,看得李峰十分不好意思,总觉的自己刚才吓到她了,急忙解释:“我刚才是被你突然转身吓到了,不是有意大吼……”

韩子卿奇怪地看着李峰,虽然不知道他又乱想了些什么,但也差不多能猜到一点。不过这和她有关系吗?她开口直接打断到:“我问你,你们现在查的案件是哪一个?”

李峰现在的表现,韩子卿真的是见多了,除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其他人一见到自己就总是小心翼翼的,按照好友的话来来说,她就是一个外表极具欺骗性的“凶残人士”,别人总觉得她必须被捧在手心小心呵护,却在什么时候被她坑了都不知道原因。

好友说,她很符合时下流行的一个词语——白莲花,虽然她的芯儿是黑的。

韩子卿暗地里翻了一个白眼,都什么眼神儿?

李峰为难地看了韩子卿一眼,然后求助般看向慕奇,这样的案件说给韩子卿知道,真的不会吓到她吗?失踪的可都是和韩子卿年纪相当的少女。

谁知慕奇却直接眨眼示意,竟是让他直接告诉韩子卿!

李峰觉得有些生气,但又不敢违逆自己的上司,只能小心措词道:“就是最近很出名的少女失踪案件,不过放心,她们都只是失踪而已,一天没有见到她们的尸体就说明她们还是安全的,你不用害怕!”说着李峰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好像这样就能“安抚”韩子卿脆弱的小心脏似的,“我会保护你的!”

谁知韩子卿却立刻注意到了“十八”这样特殊的数字,难得皱紧了眉头:“慕奇,已经十八个了?”

韩子卿觉得不可思议,尽管这个案子并不归属于她所兼职的心理异常案件组负责(她还不知道这个案子即将移交),但可能是因为职业的缘故,韩子卿在幕后凶手杀了第二个少女的时候,就产生了这个案子肯定会和她相关的预感。

十八岁这个年龄,实在是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只是当时重案六组已经接手,她不好直接插进去。再加上当时她的手上也有一个重大案件,实在抽不出时间,只能不了了之。

一段时间过去,韩子卿几乎都要忘记这个案子了,谁知现在又撞到她的手上。而且又已经十八个了……

慕奇却没有听出韩子卿语气中的怪异,只是深吸一口气,面色痛苦:“已经十八个了,可是我们至今没有找到那些少女,甚至她们最后出现的地方都查不到半分蛛丝马迹,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这些少女之间有什么共同点吗?”毕竟案子不是自己负责,很多信息她也不知道。

慕奇抿紧嘴唇:“目前已经确定的共同点只有一个,她们全都只有十八岁,至于其他的,不管是受害地点,家庭住址,家庭条件,还是本身职业,甚至相貌特征等等,全都没有半分相似的地方。”就好像是,幕后凶手只是随性而发,只要想杀人了,就随便抓一个刚好十八岁的少女。

韩子卿却陷入了沉思,全都是十八岁?怎么就感觉这些少女之间的联系肯定不止这些呢……

慕奇看到韩子卿的表现,明白对方已经开始推理,立刻示意自己的属下噤声。

其他人虽然觉得奇怪,也怎么不相信韩子卿,但是碍于慕奇的面子却只能乖乖闭嘴不言。

“可以把失踪少女的照片拿给我看吗?”韩子卿觉得,肯定有什么十分关键,却又极其容易被人忽略的信息,没有被重案组的人重视。

他们的对手并不是一个正常人,但是重案六组的人却全部以正常人的思维去思考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的心理和行为,甚至妄想从中找出规律,必然得不到有效的信息。

慕奇显然对韩子卿十分信服,当即就让人把所有少女的照片拿了出来。

谁知被所有人看了无数遍的照片一到韩子卿的面前,就立刻被她发现了相似之处,她几乎是鄙夷地指着照片上少女脸上的一个部位:“这个难道不是相同点吗?”
第001章 我心头的朱砂痣
致命案件之教授太凶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