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百鬼夜行

七月半,阴开门,血月悬天,百鬼夜行!

八十八层高的金融大厦楼顶,夜风猎猎作响。

迟小鱼随意地把玩着手上一枚带着豁口的五帝钱,勾着唇角,从天台的边缘,漫不经心地朝那深渊不尽的楼底看去。

地面上,一片寂静,连来往的车辆与行人都没有,只有那无声而压抑的黑。

她低笑了一声,将豁口的五帝钱朝半空一抛。

铜钱便从高高的楼顶,径直落下,在风中发出细碎的铜震声响。

“叮!”

如同水滴落入平静如镜的湖面,激起一层无形的空气涟漪。

原本空无一物的幽幽街道,随着那涟漪的扩散,陡然出现了另一幅浮世绘般荒诞而诡谲的画面!

无数的鬼怪游魂、魑魅魍魉,正如过节游街一般,形态各异地顺着街道,慢腾腾朝另一头漂浮过去。

身穿旗||袍的妖娆女子,阴笑着穿过路边的车辆。浑身褴褛的乞丐,癫狂地落在暗灭的路灯上。瘦骨嶙峋的老者,双目空洞地朝迟小鱼所在的高处看过来……

裂开黑洞洞的嘴,嘿嘿一笑,又移开目光,继续前行。

百鬼夜行。

而这黑色潮水一般涌动的夜行队伍中,一个头破血流五官破烂身段玲珑的大红血衣女鬼,却站在原地,正阴森而空洞地直直与迟小鱼四目对视。

迟小鱼眉眼弯弯,抬头,瞄了眼天上那轮猩红阴森的月亮。

然后似笑非笑地朝那女鬼勾了勾手指,“来。”

楼下的女鬼凄厉长啸一声,血影一闪,瞬间出现在了楼顶。

五指成勾,朝着迟小鱼白白净净的脸上,恶狠狠地抓过来!

迟小鱼却并不急,依旧挑着唇角,淡笑着一翻手腕,举起一个桃木人。

对着女鬼轻轻一晃。

同时口中低喝——众生多结冤,冤深难解结。一世结成冤,三世报不歇。我今传妙法,解除诸冤业。闻诵志心听,冤家自散灭。

“急急如律令!”

女鬼惨叫一声,转身要逃已经来不及。

只见那桃木人陡然爆出一阵刺目朱光,化作一只红色的巨掌,只一下,就将女鬼紧紧抓住!

迟小鱼又晃了下手腕。

桃木人一抖,巨掌连着被抓住的女鬼,正要缩回桃木人中。

突然,一阵风过。

抓住女鬼的巨掌竟然被陡然吹散,‘死里逃生’地女鬼一下子就蹿了出去。

迟小鱼疑惑地眉头一蹙,不解地看了看手里的桃木人。

然后转脸,就见天台的入口处,不知何时竟然站进来一个人,一个在暗夜血月里,只见身材笔直而修长的男人。

迟小鱼愣了下。

眨眼。

歪了歪头。

又眨眼。

五秒过后。

忽然轻轻地“啊!”了一声。

那边的男人也像是被她惊了一下,往旁边挪动一步。

“别动。”

郎镜只听那提灯少女声音软绵娇糯,还没意识到怎么回事时,垂在身侧的手,便被一只温暖干净且异常柔软的小手,给抓住了。

他怔了怔,低头,看到原本数步之外的少女,已经来到了面前。

身段小小的一个女孩儿,不过只到他的肩膀那么高,扎着高高的马尾,手里还提着一个简单的白皮灯笼。

一双大大的眼睛,在朦胧灯火的映染下,分外澄亮。

“你是……”

“嘘——”

姑娘未语先笑,颜色干净,眼睛弯弯,只抬起一手,朝头顶指了指。

郎镜抬头一看,俊美无涛的脸上,顿现错愕!

只见那浓黑如墨一片暗沉的幽幽夜空中,竟然悬挂着一轮血色的圆月!

尤其是,那圆月的下方,竟然凭空漂浮着一艘极其古色古香又华美精致的画舫!

那浮游在黑夜半空中的画舫周围,悬挂无数繁复如星的青色灯火,与背后的血色月亮交相辉映,竟生出一种诡美的涟漪潋滟,诡异离奇景致!

郎镜蹙眉,再次看向身侧少女。

“你是……”

“嘘——”

迟小鱼含笑。

朝画舫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弯唇,“今儿个是七月半,百鬼夜行偏又逢百年一次血月悬天。正是引魂舟来接尘缘未了的游魂时,你要小心,不要被哪个不想走的游魂,做替死鬼给送到那船上去哦。”

郎镜一愣。

分明这小女孩儿说话柔柔气气,说出来的内容,却叫人后背生寒。

迟小鱼见他不动,似是被吓住,又抿唇笑了一下。

这便多了些生气,带着点恶作剧的意味。

郎镜呼出一口气,心中疑惑,“你刚刚说……”

“嘘!”

迟小鱼再次竖起一根食指,轻轻地在嘴边晃了晃。

“活人误入阴阳道,很危险的,不是吓你哦。”她抬起琉璃般的黑瞳朝对面这个身材欣长眉目如画的男人看了一眼,又低笑,“尤其你这种,孤煞之星,站在阴阳彼岸的人。”

郎镜心中一动。

就听少女浅声笑,“所以,要乖乖地,不要乱动,不要开口。”

然后手里就被塞了一个东西。

低头一看,是一张符篆,朱砂的符文遒劲有力,看惯符篆的郎镜,一见便知是十分难求的金刚护身符。

迟小鱼见他发愣,笑着拍了拍他的胳膊,语气依旧柔和温软,“拿好这个,在这里等我。”

说完,便提着灯笼,越过郎镜。

郎镜下意识迈开半步,前面的少女却忽然回头。

在手中灯笼一片温暖安静的灯火之中,抿唇眼角弯弯地对他说道,“听话。”

郎镜怔在原地。

少女刚刚抓住他手指的余温尚在,在这诡异古怪寒风吹刮的大厦楼顶,不经意地渗进了肌肤里。

幽深如星的俊眸深深地看向走出去的少女,白色简单的灯笼,在她手里晃晃悠悠。

像极了古画里的夜游风景的仕女,又是美又是俏,还无端多出一层叫人心悸的神秘与诡谲。

他下意识地抬头又看向半空那轮浮华鬼魅的大船。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仿佛总能听到空气里传来很多细碎又轻淡的哭声叹息怅然感慨。

好像有许多模糊而飘动的黑影,从他眼前的夜空朝上,一齐向那画舫飘去。

他手中的符篆,热到发烫。

正这时,忽听耳边一声尖细阴冷的声音,带着刺人的笑意,幽幽响起,“哟,这不有个现成儿的么?正好,替了我去渡了那引魂舟,我好继续在这人间逍遥快活!”

阴冷之风,骤然袭面!

郎镜下意识往后,手中符篆‘噌’地一下,陡然冒出三寸朱色火焰!

“啊——!”

凄厉尖叫,仓皇瘆人。

郎镜一下子将那着火的符篆扔了出去,隐约只见一道残影,夹着一股烟气,疯狂地从眼前逃走。

扑面的阴风消散。

郎镜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头顶,忽然飞过一只通体漆黑的乌鸦,在血色的月光下,阴森又可怖。

那乌鸦‘呱——’地嘶叫一声。

再次按住那厉血女鬼的迟小鱼回过头来,只见到那疯狂逃窜的残魂。

而原本站在那里的眉眼俊冷命犯天煞的男人,却凭空消失了!

她抬眸,朝那直冲血月而去的乌鸦看了一眼。

无奈摇头,揉了揉太阳穴,“真是……”

然后,略显粗暴地将手里的女鬼,像个物件儿一般,塞进一个黑色的小布兜里,快步来到天台边,没有迟疑地,吹灭灯笼,同时一脚踩出!

“!”

有什么东西随着灯笼烛火的熄灭,无声而细碎地炸裂。

血月与画舫,都化作裂片消失在空气里。

楼底的车流鸣笛,楼里的办公嘈杂,浓郁的人气儿,一下子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唯独,那从天台上坠落的娇小玲珑的少女,倏然不见!
第1章 百鬼夜行
冥婚萌妻:冷情帝少求不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