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鬼村血脚印

这个活果然是孟黑子牵线给金大瞎子的。

事情要从十天前说,那时候我们刚跟着冯壮汉去北京,当天晚上,孟黑子就联系上了桃树沟的事主。因为张无忍不在石家庄,那边又催的着急,于是孟黑子就把这个活交给了金大瞎子。

却说桃树沟是一个穷乡僻壤,日子虽然过的苦一些,可人家也满足。结果前几天,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在家里上吊自杀,顿时轰动了整个村子。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女孩死的时候穿着红色的裙子,裙子里面套着紧身的泳装,脚下坠着一个秤砣,眉心还有被针扎过的痕迹。

孟黑子在电话里说到这的时候我立刻想起了前段时间在重庆闹的沸沸扬扬的红衣男孩自杀事件,这场景不就跟那男孩死的时候一模一样吗?

十三四岁正是孩子们无忧无虑快乐成长的时候,而且女孩性格开朗,也绝不可能自杀。后来当地警方和法医都来了,调查了现场之后,判定真的是自杀。

当时警察和法医没少被乡亲们翻白眼,指责他们尸位素餐。当地警方也很无奈,因为现场调查的结果明明就是孩子在自杀。所以他们只能让苦主收敛尸体,安排下葬。

结果下葬的那天晚上,又一个男孩在自己家中上吊自杀了。

情况跟之前的女孩一模一样,而且主要的是,这户人家没有女孩,自然也没有红裙子和泳衣,却不知道这孩子是哪里找来的红裙子和泳衣。

这件事在当地闹的沸沸扬扬,金大瞎子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的桃花沟。只不过谁也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竟然连续两天吃住在这,直到今天晚上才打来了求助电话。而且刚才他说死了三个孩子了,也就是说,他去之后,可能是又死了一个孩子。

张无忍把车开的飞快,以至于我都有点担心会不会出车祸了。我提醒了他好几次,他才稍稍放慢了车速。但是没多久速度又提了起来。

我跟他说,老张,你是不是猜到什么了?

张无忍一边开车一边跟我说,你听说过09年重庆红衣男孩自杀案件吗?

我点点头,补充道,孟黑子说的情况跟那次自杀案几乎一模一样。这样的死法,有什么讲究吗?

张无忍告诉我,内穿泳衣,身披红裙,木梁为凶,秤砣坠尸,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死者上吊的脚下肯定还有一杯黄土。泳衣为水,红裙向火,上吊的木梁是木,秤砣属金,再加上脚下的黄土,金木水火土五行基本上就齐全了。

如果这个时候再用鬼针刺穿死者眉心,死者的魂魄就会飘散而出。这种聚齐了金木水火土的魂魄可是个稀罕东西。尤其是当孩子的出生年月迎了极阳和极阴两个属性的话,那就更恐怖了!

我急忙问他究竟是怎么个恐怖法,张无忍说,极阳命格的孩子如果以这种方法死亡,魂魄不会转世投胎,会形成罕见的九阳鬼。这种鬼不惧阳光,并且可以在白天出现。

如果极阴命格的孩子,就会形成至阴至煞。这东西有多厉害你应该清楚的很。如果真的是这种鬼,金大瞎子肯定应付不来。

他说到这就不再说话了,而是埋头开车。等我们到桃树沟附近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了。

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了柏林禅寺的那个中了痋术的男子,他是不是吃下了那条母虫的灰烬,完全好转了?

正寻思的时候,张无忍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我开始还以为是金大瞎子打来的,结果接通以后,却是柏林禅寺的老和尚打来的。

老和尚带来的消息很不好,因为那个男子痊愈之后,打伤了开远大师后逃之夭夭,最主要的是,刚刚完成的雷击木也被他抢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差点没跳着脚骂娘,开远大师千里迢迢的带他来看病,没想到却被他打伤了,还抢走了我们的雷击木!这王八蛋当真是一个白眼狼啊!

张无忍深呼吸了几下,说,先别管那个人了。搞定今晚的事再说。八卦镜,佛灯,还有朱砂给你。关键时候砸出去就好。

说话间我们已经把车开进了桃树沟。这是一个很小的村庄,从地图上来看,像是一道山谷,村口的两颗大桃树就是进村的标志。

奇怪的是,我们开车进去后,却发现村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人们都睡着了,可是转念一想,农村里很多人家都养狗的,就算是人睡着了,狗也会叫几声啊。

整个村子就像是鬼村一样,死寂死寂的没有半点声音!

我们收拾妥当后就下了车。顺着青石板路走了二三十米,期间连续拍打了好几户人家的房门,终于确定了村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深更半夜的来到一个鬼村,实在是让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张无忍倒是镇定的很,拿着阴阳罗盘测算了一下,说,这边。

手电筒的光束乱闪,眼前出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院落。张无忍眯着双眼,说,坐南朝北,不见阳光。这房子是给鬼住的啊。

北方农村里盖房子,大部分都会坐北朝南,或者东西走向。很少有坐南朝北的。因为太阳东升西落,正午时分会在南方挂着,从来不会跑去北边。

坐南朝北的房子,其实就遮挡住了所有的阳光。这样的房子无疑不适合住人,但是却非常适合养鬼。

据我所知,道门有一些支派,就很喜欢养小鬼。而他们会专门在农村修建一些坐南朝北的房子作为养鬼的住所。

我和张无忍绕过院子,走到了院子门口。门口的铁栅栏没有锁着,一推就开。当时也没多想,迈步就想进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张无忍一把拽住了我,他指着院子里说,慢着!那是什么?

我顺着他的手电筒光芒看过去,却看到一连串血红的脚印直接通往坐南朝北的正屋。

最主要的是,血红的脚印只有进去的那一串,而没有出来的!这说明留下脚印的家伙还在屋子里!

我倒吸一口凉气,说,有人来了?

张无忍冷笑,不是有人来了,是有鬼来了。他弯腰在地上抓了一把土,我这才发现他手里的土是灰白色,上面还带有一股淡淡的石灰味。

张无忍用鼻子闻了一下,说,生石灰混合了枯尸骨,又加上了某种药物。嗯,院子里都是这东西,人踩上去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但是鬼踩上去就会有脚印。

这玩意儿应该是金大瞎子洒的,他这样做肯定是在防备厉鬼。奇怪了,金大瞎子不应该这样坐以待毙啊,还有,村民们又去哪里了?

金大瞎子毫无疑问就在屋子里,那只有进无出的鬼也在里面。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人超度了鬼,还是鬼弄死了人。张无忍犹豫了片刻,说,老何,你点燃佛灯走在前面,我在后面。先找到金大瞎子再说。

我答应了一声,从包了摸出了佛灯。点燃后才觉得安稳了些。我跟张无忍说,小心点。然后我就迈进了院子。

向前走了几步,我特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果然没有半点脚印。心说难不成真的只有鬼才能留下脚印?张无忍见我走神,用密宗铁棍轻轻捅了我一下,低声说,集中精神,这里不干净。

我走的速度很慢,因为我时刻在观察着佛灯。好在佛灯一直亮的很稳,我也没惊慌。短短七八米的距离,我走了足足两三分钟才到门口。我冲张无忍做了个手势,示意他掩护我,然后伸手在口袋里抓了一把朱砂,劈手就扔了进去。

朱砂扔进去后毫无动静,而我则猛地迈了进去。佛灯还没照亮屋子,张无忍的手电筒光束反倒在屋子里转了一圈。

然后我吓得差点没叫出声来,因为屋子的正中央,一个身材枯瘦的男子吊在房梁的正中央。

我当场就倒吸一口凉气,说,卧槽!金大瞎子!

吊着的人的确是金大瞎子,在手电灯光的照射下,他双眼凸出,面目狰狞。而且身上还穿着一件红色的裙子,里面则是淡蓝色的紧身泳衣。

我注意到他的眉心还有一个小孔,脚下还坠着秤砣。死状完完全全跟孟黑子所说的一模一样!

我说,老张!卧槽!他死了!

回头一看,却发现张无忍正看着门外,满脸的骇然。

我急忙朝外面看去,才发现洒满了石灰的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无数血色的脚印。那些脚印就像是凭空出现一样,正在逐步朝房子逼近。

我吓得头皮发麻,因为张无忍跟我说过,地面上洒的生石灰,只要有鬼走过,就会在上面留下血色的脚印。而现在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有多少脚印围拢过来,这是要围殴我们的节奏啊!

张无忍怪叫一声,说,赶紧关门!把符纸全都贴上去,不能让它们进来!卧槽!
第11章:鬼村血脚印
镇邪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