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引子

公元2016年,九月初九,重阳之夜,霜重,小心火烛。

瓢泼大雨冲刷着地面一切污秽的灵魂,经过沙石的洗涤与过滤,一切又归好如初,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王昊推开大门,步履矫健的走到大厅,幽暗的吊灯被门外的阴风吹的摇摇欲坠,四周墙上挂了许多九龙形状的壁灯,面前一条笔直的楼梯一直延伸到二楼,其余的楼梯都紧贴着墙壁一直向上延伸开来。

此时大厅的地板上血迹斑斑,大部分都已经凝固,四周散落了很多身体器官,其中有一颗眼珠子是在花瓶里面找到的,楼梯上还残留着很多粉条状的物体,靠近身才隐约看见,那是一堆肠子。失主估计已经死透了。

现场的壮烈惨不忍睹,尸体至今没有个下落,因为地处农村,老板并没有为旅馆办理任何相关手续,非法营业给案件铺上了一层雾水,入住登记自然也没有刷身份证,单单局限于纸上的记录,并不能确定真假。

七个人,入住登记上记录的很清楚。警官们搜索了整个旅店,除了地上的器官外找不到任何人影,小李将客房里找到的身份证都用透明带包起来连同找到的线索一起交到王昊手中。

王昊带上手套,凑着九龙发出幽暗的灯光,将身份证一张张平展开来。叶无辰,于小艾,郭杰,张猛,李琼,张福生,失踪者的名字都在上面,王昊发现事有蹊跷,拿起入住登记上对照,少了一个名叫王易的人,他立刻对小李询问道:“你是不是漏了人?”“不可能了队长,我们找了几遍,就这些!”

张福生年龄最大,应该就是旅店的老板,其余的五位房客年龄都差不多,其中叶无辰是个画家,警官在他的房间找到了画板和上色笔,其中有几幅已经成型的画分别摆在他房间的墙壁上,他是一个常客,入住登记上记录他是今年六月份来的,他已经住了三个月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王昊看着叶无辰的画,里面的人四分五裂,眼睛也少了一只,头发跟天空上了相同的颜色,只是透明度不同,不认真看很难分辨出来。

“队……队长!山……山头上有个人”跑来的小李被雨打湿了全身衣服,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他喘着粗气,焦急的说:“那人……快死了!”

“轰!”天空一道闪电劈开了天际,笔直的打在门口的树腰上,一瞬间,四米高的大树被劈成两段,倒在旅店门口,狂风呼啸,大雨冲天,此刻野外的自然狂欢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状态。

王昊披上雨衣,带着几名警员快速融入风雨中,快步在泥地里奔驰,跑了两百多米,旁边出现一个巨大的瀑布,因为风雨的猛烈,瀑布的落水口大部分偏离了池塘往陆地上冲刷而来,要通过必须借助旁边的绳索,否则定被冲下悬崖,粉身碎骨。

对于身手卓越的王昊来说,这些都是小菜一碟,他让其余的同事在这边等他,自己独自上山查看情况,又跑了一小会,在半山腰的位置有一个小洞口,正好伤者和同事陈伟都躲在里面。

“怎么样?”王昊来不及擦干脸上的水花,一把抓住陈伟说:“他死了吗?”

陈伟刚从警校毕业没多久,相比于其他同事来说是个菜鸟,对于王昊焦急的询问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答复,颤颤巍巍的说:“队……队长,他伤的很重!”

“让开!”王昊立刻挤进去,发现伤者嘴唇发白,气若游丝,腹部一直渗出鲜血。王昊立刻让自己镇定下来,脱了上衣,将衣服撕成片将伤者简单的包扎好,立刻背着他下山。

伤者体型不大,差不多只有王昊的三分之二,虽说天滑路险,王昊还是尽力的奔跑起来,为伤者博得一线生机。

“喂,哥们,醒醒,别睡着了”肩上的伤者已经昏迷不醒,王昊用肩膀抖动着他,但是没有什么作用,天空电闪雷鸣,指不定晴天霹雳,当头一击,谁也不知会遭在哪个倒霉蛋头上,在这样的丛林中奔跑是极度危险的事情,但是此刻的王昊已经将这些忘得一干二净。

“让开!”王昊在远处怒吼,吓得门口的警员们让开一条路,因为门口瓷砖路湿滑,王昊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为了保护伤者,他极力让自己前身着地,伤者正好压在王昊背上,所幸没什么大碍。

顾不上脸上的疼痛,王昊立刻坐起身将伤者的身体摆好,俯身将耳背贴近他的心脏。

“…………!”

没有心跳!他死了吗?王昊试图去给他做心脏复苏,人工呼吸,但是伤者并没有任何反应,一直持续了很久都是徒劳,同事们都劝他放弃,还是等医生来了再做安排。

陈伟看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一年前他从警校毕业,加入警队实习时第一次见到王昊,那时的他刚剿灭一宗跨国犯罪集团,就在市政府为他颁奖时他也没有一丝笑容,铁板和严肃就一直这样烙印在陈伟心里,但是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王昊因为某个人,如此不知所措。

“孬种,你给我醒来!”王昊锤击着他的胸口,又交换几次呼吸,眼睛都被头上的雨水模糊了,仍旧没有任何反应。

“队长,要不……”

“你给我闭嘴!”王昊怒斥道陈伟:“我的事你没权利过问!”

陈伟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脸颊火辣辣的疼,他小心的看了王昊一眼,又失落的低下头,跟了队长这么长时间他是第一次被骂,以前弄丢了枪王昊都没责怪他,如今因为忠言被骂了一顿,他很想不明白。

“小陈,怎么,心里很不是滋味吧”小李凑上来调侃道:“这边同事都没说话,你插什么嘴,你来的最晚,这也不能怪你,很多事情你都没弄明白!”

“什么事情?”

“王昊有个哥哥叫王易,去年被子弹打中,幸好离心脏只差一公分,你是没见到队长在警局那焦急的样子,要不是即使送到医院抢救过来,我估计队长会失去理智”小李指了指前台接着说:“你看到那边的入住登记吗,我估计呀,队长应该是把上面的王易认错人了!”

“咳……咳……咳……!”地上的伤者突然睁开双眼,大口大口的吐着血与水混合的液体,然后一脸失惊无神的看着周围,小心的说:“这是哪?”

“醒了,醒了”众人纷纷议论,大厅里立刻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王昊露出久违的笑容,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什么?”伤者想身体,但是腹部的伤口让他动弹不得,他闭上眼睛,想了片刻,缓缓吐出两个字:“郭杰!”

“那个王易呢?你知道他去哪了吗?”王昊差点就把伤者给拎起来问话,要不是众人纷纷上前拦着,估计这可怜的伤者会被当做罪犯一样被询问。

“王易?”伤者又咳出一大口血,脸色十分苍白,嘴唇毫无力气的说:“就……就是那个……写小说的吧!”

王昊眼神又变得期待,他不想听到那些不吉利的字眼。全场都屏住了呼吸,大雨倾盆,反复在瓷砖上跳动,扰乱着每一个人的心弦。

“死了吧!”

“轰!”一道刺眼的闪电劈开长空,宛如劈开了王昊脆弱的心脏,他不敢相信郭杰说的供词,拉着他的衣领大吼道:“你放屁!你在撒谎!我告诉你,你不讲实话,就重新给老子滚回那个山洞去!”

郭杰吓得面色铁青,像条受伤的狗一样发出哽咽的声音,估计再被王昊这样折腾两下真就命丧黄泉了,众人又一次齐力将王昊拉开,见到他跟个小孩子一样哭的稀里哗啦,所有人都没了声音。

没有人知道,王易曾经救过王昊的命……
第1章 引子
葬沙之灵异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