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烧尸求子

世俗甯知真与伪,挥霍纷纭鬼神事。

在这凡凡俗世之中,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各种离奇怪异之事,亦真亦假,直叫人分不清真伪。

而我今天要讲的这个事,你们可以当成故事来听,事情的起源,得先从我家开始说起,我出生的地方在有三湘四水之称的湖南,我们村子附近没什么名川大山,也没出过什么名人,有得只是丛山峻岭,悬崖峭壁,用一句时髦的话来说就是老鼠笑着进村,能哭着离开,偏僻至极。

常言道:地偏必迷信。

这话丝毫没错,我们村子的村民一个比一个迷信。所以,父母在给取我名字时也相对而言比较迷信,取了一个洛初七,说初七沾了天时,好养活。

乍听这名字,没什么感觉,但若知道这里面的故事,估计不少人会咋舌。原因在于,生我之前,我父母已经生了九个胖小子,连我在内,一共十个。

有句老话是这样说的,一门十子,必出状元。

但我们但我们家的情况有些特殊,至于怎么个特殊法,这么说吧,我前头九个哥哥出生后没多久便被老天爷给收走了,死亡的原因令人匪夷所思,九个都是满月那天出天花而死,死状极其恐怖,浑身上下布满那种肉疙瘩,令人看一眼,能呕吐三天三夜。

当时,这事在我们村子附近,闹出一番不少的轰动,可怜我那老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因此还落下了眼疾,看什么东西都是朦朦胧胧的。

我们家亲戚见我那老母亲可怜,便给母亲出了主意,说是我们家时运不济,得找个鬼匠来驱驱邪气,指不定还能生下个娃,传宗接代。

这所谓鬼匠,是一种比较偏的叫法,按照一般人的叫法来说,应该叫木匠,但木匠里面分类颇多,分手工木匠、机械木匠以及鬼匠,至于这鬼匠是干吗的,说来也好解释,就是懂点偏门东西的木匠,后来民间叫顺了口,就管懂偏门的木匠叫鬼匠。

我母亲那时候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毕竟,前头几个孩子死亡,她老人家找过一些道士来看,那些道士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立马安排我父亲去找我们村子附近的一名鬼匠。

说到这鬼匠,在我们这边挺有名的,八十来岁的年龄,人称一指匠,因为他真的只有一根指头(右手食指),另外那九根手指头怎么没得,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

我父亲找到一指匠时,他老人家好似知道父亲会来一般,穿的很是正统,一袭青衫长袍,脚下是一双青布鞋,头发疏的油蜡发亮,坐在房门口,翘着二郎腿,边上是一盏茶几,老神自在地品茶。

我父亲这人是急性子,刚见一指匠便如竹筒倒豆子般,把我们家的情况跟一指匠说了出来。

那一指匠用手腕骨夹起一杯茶水,不缓不慢地喝着,好似没见着父亲一般,也不理父亲。

我父亲急了,又说了一次。

这次,那一指匠还是不说话,却饶有深意地瞥了父亲一眼,最后用仅有的食指,在茶几上写了一个字,礼。

我父亲明白过来,这老东西是要礼,哪里敢耽搁,连忙赶回家,在自家鸡笼挑了几只老母鸡,又到隔壁家借了三十来个鸡蛋。但想到那一指匠的态度,我父亲觉得这点礼肯不够,又买了十二斤猪肉,最后干脆将一直没舍得喝的人民公社酒拿了出来。

带着这些礼物,我父亲再次找到一指匠。

让我父亲没想到的是,这次那一指匠干脆连面也不露了,托人告诉我父亲一句话,说是想要传宗接代,得有诚意。

我父亲瞬间就纳闷了,看着手中这些礼品,平常就算过年也不舍得吃这么多,肯定够诚意了吧。

带着种种疑惑,我父亲回到家里,把这事跟我母亲一说,要说还是我母亲懂人情世故,一听这话,立马明白过来,这送礼肯定有讲究,就向我们村子的老人请教了一番。

要说姜还是老的辣,这一问,原因立马出来了。

据村里的老人说,送给鬼匠的礼不论数量得论诚意,需要送一颗没有眼珠的猪头、一副洗干净的猪肚、一对高浓度的白酒、四只剃光毛的猪蹄子。

这些礼品看似很普通,实则里面的讲究颇多,没有眼珠的猪头是有眼无珠的意思,猪肚是诚心的意思,白酒则是交朋友,四个猪蹄子则希望对方能跟自己走,说穿了就是希望鬼匠能帮自己一把。

所以,这些礼品合起来的意思是,我有眼不识金镶玉,当初误会您意思了,现在我带着诚心来跟您交朋友,希望您能帮我一把。

我父亲明白其中的道道后,就觉得那一指匠过于迂腐,直接说多少钱不是实在点么。

他这话被我们村子的老人听后,训斥了一顿,说是一指匠是真心想帮我父亲,否则,绝对不会有这个要求。

我父亲一听,也不敢耽搁,当天就准备好这些礼品,找到一指匠,二话没说,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又将手中的礼品送了上去。

那一指匠接过我父亲手中的礼品,领着我父亲进了房门,由于他老人家只有一根手指,诸多事不便利,也没怎么招呼我父亲,让我父亲在正屋坐了一会儿,约摸坐了半小时的样子,他老人家说是时候谈正事了。

说完这话,他朝我父亲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我父亲去茅房,我父亲也不敢拒绝,问了一下茅房在哪,便钻了进去。

我父亲这边刚进茅房,一指匠也跟着进来,又给我父亲递了一顶由黄纸做成的帽子,说是帽子其实就是罩子,将整颗脑袋罩在里面。

肯定有人会问,去茅房干吗呢?

这里面有个讲究,茅房乃污秽之地,在这里面说话,能避开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至于戴罩子,是怕被有心人看到脸,在这上面动手脚,一指匠是为了保险起见,这才整了那么一顶罩子。

刚戴好罩子,一指匠告诉我父亲,说清末时期我们家祖上有个当官的,为了取悦上司,曾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弄死过十个小孩,如今那十个小孩成了阴灵回来报仇,想要生个健康的儿子,只有把那个十个阴灵都赶走。

我父亲就问他,怎样才能赶走那十个小孩。

他告诉我父亲,这种情况,只能在山顶架一副火炉,再将我九个哥哥的尸体挖出来,用九月天砍下来的黑柳木贯穿九个哥哥的尸体,将其串联起来,在火炉上烘烤三天三夜,最后将烧剩下去的骨灰,用红绸缎包起来叠成一个三角形,放在茅房的石板下面。

说这话的时候,那一指匠的语气云淡风轻,好似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我父亲听的却是大汗淋漓,险些没摔倒。
第1章 烧尸求子
鬼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