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 闫爸爸的烦恼

媳妇有了身孕,那就是天大的事情。

当闫丹晨将这个消息告诉家里的父母时,闫爸爸和闫妈妈高兴得不行,第二天立刻就从湘南杀到了南京,除了大包小包的拎了一大堆东西外,两人还带来一些据说是保胎安胎的药物,看得杨峰和闫丹晨都吓了一跳。

老两口拉着闫丹晨的手打量了半天,自打进门口俩人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

杨峰和闫丹晨结婚已经两年了,却一直没有孩子,要说老两口心里不着急那是假话,毕竟女人的最佳生育期是三十岁之前,可今年闫丹晨都已经三十一了,要是再过几年还没有孩子的话,再想要孩子可就难了。

对于华夏人来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观念那是深深刻在了骨子里的,两夫妻为了孩子的事情闹离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老两口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落得下场,现在闫丹晨终于有了身孕,他们自然是老怀大慰,立刻就跟学校请了假赶了过来。

这时候,闫妈妈正在客厅里拉着女儿的手说话。

“丹晨啊,你现在有了孩子,公司的事情就不要理会了,安心在家里养胎,一切等到把孩子生下来再说,我告诉你啊,这头一胎是最重要的,想当年我生你哥哥的时候……”

“妈……你说什么呢?”

闫丹晨哭笑不得的打断了母亲的话。

“我这才怀孕一个多月呢,不用这么着急保胎的,医生也说了,只要注意休息保证营养,是可以适当工作的。

再说了,公司里那么多的事情哪能说放就放。公司里每天可是几百万的流水呢,如果我不盯着的话能放心吗?”

“你这死丫头,到底是钱重要还是孩子重要,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闫妈妈一瞪眼,“我跟你说,钱没了还能再赚,可孩子要是没了……啊呸呸呸……我跟你说,这孩子可是你们小两口的第一个孩子,一定要重视起来,明白吗?”

看到紧张的母亲,闫丹晨用求救的目光看向了自家男人。

杨峰见状只能轻咳了一声才道:“妈……这个事情我已经想好了,现在丹晨肚子里的孩子才一个多月,也没有必要太紧张,我打算等到六个月的时候再让她放下手中的工作,这样一来既能够让丹晨安心养胎,也不至于让她太过无聊,您说呢?”

“这个嘛……”

闫妈妈想了一会,和老公对视了一眼,这才缓缓点了点头。自家女婿这个想法还是不错的,既照顾了女儿的身体,还能顾忌到她的心情,既然小两口都这么说了,她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不过女儿的事情谈完后,闫爸爸的却有些神秘的凑了过来,对杨峰道:“阿峰,既然你做的是珠宝玉石和古董这一行的,手里头肯定有不少好东西咯?”

杨峰有些不解的说:“这要看您对好东西是怎么定义了,如果说是像后母戊鼎、四羊方尊甚至是传国玉玺这样的宝贝,那就恕我没有办法了。”

饶是闫爸爸身为人民教师,脾气还不错的他也瞪了杨峰一眼,这个混小子居然敢开自己的玩笑,这些东西就算是白送给自己,他也不敢要啊!

看到自家老丈人有生气的迹象,杨峰赶紧打了个哈哈:“不跟您开玩笑了,有事您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不推辞。”

“嗯,这还差不多。”

闫爸爸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只是话到嘴边他却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轻咳了两声后却迟迟没有说话。

看到这样的情形,杨峰不仅好奇起来:“爸,到底有什么事,您尽管说出来。或者是您看什么什么东西,想入手一时间但手头不宽敞,那也没关系,我这里还是可以支援您一些的。”

“不是这个,我这是……这是……”

看到闫爸爸吭吭唧唧的半天说不出来,一旁的闫妈妈轻哼了一声:“现在没脸说了吧,没拿办事充什么大尾巴狼啊,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闫爸爸老脸一红;“你知道什么,我这不是多喝了几倍嘛,没想到人家却认真了!”

闫妈妈一点面子也不给自家老公,毫不客气的怼了过去::“还多喝几杯,有本事说大话怎么没本事兑现啊,到头来还要麻烦人家小峰。”

一旁的杨峰和闫丹晨看得是一头雾水,闫丹晨看不下去了,打断了俩人的拌嘴问道:“诶要,妈……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闫妈妈狠狠的白了自家老公一眼,最后轻叹了一声,将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事情还是出在杨峰送给自家老丈人的东西身上。

两年前,杨峰第一次上门的时候为了派自家老丈人的马屁,分别送给了老丈人和丈母娘一套《张太岳文集》以及一张宋代的瑶琴。

这俩人都是知识分子,自然是识货的,对于这两样东西的喜欢就不用说了,尤其是闫爸爸,对于那套《张太岳文集》可谓是爱不释手。

闫爸爸平常也没什么嗜好,平时闲暇之余就是喜欢摆弄一下自己收集的文玩,要不就是和一帮老朋友喝喝茶吹吹牛。

一天晚上,几名老朋友来到家里做客,吃饭的时候多喝了几倍,一帮人聊着聊着就谈到了古玩上面,闫爸爸一时兴起就把那套被他视若珍宝的《张太岳文集》拿了出来,立刻就将那几名老朋友给震到了。

其实说实话,这一套明朝万历四十年初版的《张太岳文集》虽然珍贵,但也没有让一众朋友震惊的地步,毕竟这几个朋友活了大半辈子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区区一套文集自然不能让他们失态。

但最让他们震惊的是,在这套文集里,居然还夹杂着张居正亲自写给万历皇帝的“一条鞭法”的奏折的草稿,这就很了不得了。

这不仅是历史上著名的一条鞭法的初稿,更重要的是张居正的真迹啊,光是这两点就足以让这套文集的价格提升百倍。

看到这套文集后,一众老友无不眼热,纷纷问他有没有割爱的意愿。其中更有一个人当场对闫爸爸说了,只要他愿意割爱,他家中的任何珍藏随他挑选三样。

对于闫爸爸来说这套文集不但是自己的心肝宝贝,更是自家毛脚女婿送给自己的见面礼,哪有出售的道理,他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只是消息并没有完。

等到消息传出去,许多人纷纷上门拜访,求鉴赏者有之,求购买者有之,弄得闫爸爸烦不胜烦。这也就罢了,前些天更是有一名商人通过学校领导委婉的向自己表示想要高价收购那套文集,价格随他开。

也不知道那名商人给了领导什么好处,在他表示拒绝后校领导又不断的对他进行施压,搞得闫爸爸头痛不已。
第八百四十章 闫爸爸的烦恼
我在明朝当国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