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一章 调查

人在江湖自然就免不了是是非非,闫爸爸虽然是一名资深的教授,但也不能一点也不给校领导面子,几天前,那名商人甚至放了话,如果闫爸爸不将那套《张太岳文集》卖给他的话,后果自负。

俗话说得好,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闫爸爸纵然是满腹经纶,但碰到这种动不动就要来硬的人却只能是干瞪眼。

后来她听说那名商人比较喜欢古籍和书画之类的文物,于是就想着看看能不能从杨峰手中弄到一件老物件卖给那名商人,也算是给了对方一个面子。

听了闫爸爸的讲述后,杨峰没有说话,坐在他旁边的闫丹晨却忍不住说道:“爸,你怎么还不明白呢,人家就是冲着您手中的那套《张太岳文集》来的,就算您从阿峰这里再弄到一套古玩给人家,你以为人家就会放过您吗?

您也天真了吧,说不定人家看到您有这么多的好东西,说不定就会下手更重,他不把你手里的好玩意榨干是不会罢休的。”

闫爸爸老脸一红,有些不相信的说:“至于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也太贪心了吧,做人还能无耻到地步?”

闫丹晨:“…………”

闫妈妈急了,拍了一下老伴的手骂道:“你这老家伙,枉费你教了一辈子书,到头来还不如咱们闺女看的明白。古话说得好,人心不足蛇吞象。

就算你从小峰这里再弄到一件古玩给人家,但人家心里肯定会想,既然你能够轻易的弄到宝贝给他,指不定手里肯定还会有更多的宝贝,至不济你手里还有一套《张太岳文集》呢,这样一来你以后也别想安生了。”

听到丈母娘的话后,杨峰也暗暗点头,别看老太太教的是音乐,但在人情世故上反而要比自己的老丈人看得明白。

想了想,杨峰说道:“爸……妈说得很对,人的贪念是永无止境的。从那个人通过校领导来向您施压的事情上就可以看出,那个人的在当地肯定有一定的势力,否则校领导也不会那么卖力的替他办事。

像这样有权有势的人一旦看上了某样东西就不会轻易罢手,所以我觉得您想要通过弄到另一样东西给他息事宁人的法子是行不通的。”

看到一家人全都投了反对票,闫爸爸尴尬之余心里也有些不爽,赌气的靠在沙发上哼了一声:“那你们说吧,我应该怎么办?还是干脆把那套《张太岳文集》送给他?”

闫丹晨对于自家老爸还是有些害怕的,看到自家老爸好像真生气了,他吐了吐舌头偷偷看了看自家老妈使了个眼色。

闫妈妈犹豫了一下,她知道自家女婿的能耐还是挺大的,轻咳了一声后问道:“小峰,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妈知道你生意做得大,认识的朋友也多,你能不能想想办法。”

杨峰点了点头:“妈、爸你们不用担心,说起来这件事也算是因我而起,我当然不会不管。您二老尽管把心放宽,咱们虽然不欺负人,但也不能任由别人欺负。

这样吧,您两位现在这里多住两天,我托人打听一下对方的来路,然后再想想办法,您看如何?”

“我看可以。”

闫爸爸还没说话,闫妈妈赶紧道:“小峰毕竟是做生意的,朋友多路子广,这件事交给小峰解决是最好的,老头子你说呢。”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老爷子只能无奈的说道:“那好,就这样吧。”

听到老爷子终于服了软,闫丹晨和闫妈妈终于舒了口气,她们最怕的就是自家的老公{老爸}死要面子活受罪,最后吃了大亏,现在把这件事交给杨峰,她们也能够放心了,毕竟在她们眼里杨峰的本事可是很大的。

安慰了老两口后,杨峰来到了书房,委托了一家熟悉的sī rén zhēn tàn公司对那个姓马的商人进行了调查。

虽然在国外sī jiā zhēn tàn非常普遍,但在华夏,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sī jiā zhēn tàn是不合法也不受法律保护的,但俗话说得好,有需求就有市场。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于自己的安全或是因为各种原因需要了解某个公司或者个人的资料的需求迅速增加。

所以各种打着“事务调查中心”、“事务调查所”等旗号的各种sī jiā zhēn tàn便应运而生,在华夏这样的公司或机构大约有一千多家,从业人员达数万人。

杨峰找到的就是一家颇具实力的sī jiā zhēn tàn公司,而这家公司的办事效率确实挺高的,不到三天时间他们就完成了杨峰的委托。

“先生,这就是您需要的资料。”

南京的一家普通的咖啡厅里,一名长得大众脸的中年人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大信封递给了坐在对面的杨峰。

杨峰接过信封后,对方接着说道:“那名骚扰闫教授的人名叫马飞虎,是中川市一家颇有实力的建筑商。这不算什么。

最主要的是他的家族在当地颇有势力,尤其是他的哥哥更是当地的副市长,他的妹妹也是教育局的一名副局长,家族里还有不少人分布在其他各行各业,所以一般人都比较怵他们。

这个马飞虎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为人却喜欢附庸风雅,上次他听说了闫教授手里有一套珍贵的《张太岳文集》,其中更夹着张居正的一条鞭法的初稿后,他就动了心,通过他妹妹的关系,通过闫教授所在学校的领导对他施压,事情的大概经过就是这样了。”

这个大众脸的中年人口才不错,短短几句话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清楚楚了。

杨峰没有说话,默默的打开了信封。

首先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叠照片,第一张照片是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长着一张圆脸,眼睛很是细长,仿佛一笑起来就能说出恭喜发财的话来。

“这个人就是马飞虎。”一旁的中年人指着照片说,“这一张是他的哥哥马飞龙、这是她的妹妹马飞燕,这一张是他的堂兄马飞宝……”

随着中年人的讲解,杨峰的脑海里渐渐勾勒出了一个家族的轮廓以及这些家族成员的特长等等资料。7
第八百四十一章 调查
我在明朝当国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