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我叫周江霖

人人都说男人就应该有担当,男人就应该当自强,男人就应该在危难之中站起来,男人就应该顶天立地。

男人说的简单,做起来可就难上加难了,因为在我们学校,只要你敢狠,那么别人比你更狠,所以我一直都是安安稳稳的打算在这个学校度过艰难的三年。

我父母离异,从小就跟着父亲,读小学的时候还好,父亲一直上下班都来陪我。可是时间久了,父亲整天忙着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就这样,初中的三年,我就是从孤独中度过的。

我父亲叫周乾坤,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工,整天去工地上干活,我不知道他每晚为什么那么晚才回来,我只知道我父亲每次回来之后,洗完澡就睡觉了,然后一大早又出去了,每天早上桌上都给我放了十元人民币。

可能是我父亲知道我一个人在家孤独吧,后来我父亲把我的表姐接了过来,跟我们住在一起。我家的房子是三室一厅,加上一个卫生间和一个厨房间,所以住三个人还是妥妥的。

“江霖,明天星期一要上课,今天早点睡。”我父亲周乾坤看了看还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我,对我立马催促道。

我穿上拖鞋起了身,然后拿起遥控器,把电视给关了,然后转身就往房间走去。我是非常怕我父亲的,因为他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凶神恶煞的魔鬼。

但是其实他很爱我。他没有给我找后妈,看我一个人在家孤独,把表姐接过来跟我们一起居住,我表姐叫陈怀,是我小姨周乾玲生的,小姨和表姐他们平时对我都是很好的。

我叫周江霖,居住在H市,同样也是地地道道的H市人,H市里面有四个城区,分别是东城区、南城区、西城区和北城区。

而我们则是住在东城区,东城区的经济比起西北城区的经济明显是要好的,不过比起南城区就差了一点。在这里,酒吧、KTV、夜店以及一些娱乐会所什么的到处都是。

“霖儿,睡了吗?”说话的正是我的表姐陈怀,我想她那么晚找我,一定有很急的事情,于是我跑了过去,打开了门。

打开了门,入眼的便是表姐穿着一件卡通睡衣,手里面拿着一个抱枕,我很清楚的知道,这是表姐最爱的抱枕,因为我去她房间的时候,一直看她都是用这个抱枕。

“霖儿,那个…;…;那个我怕打雷,所以,所以晚上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睡啊。”陈怀看了看我,小心翼翼地对我说道,深怕我不同意似得。

我点点头,笑着说道:“表姐,你睡我床上吧,我去客厅的沙发上睡。”

表姐摇摇头,嘴里嘟囔着:“周江霖,我都说了多少遍了,要叫我陈怀姐,不要一直表姐表姐的,听着那么见外似得。”

我看着她,竖起第二只手指头,指着自己,郑重其事的说道:“我也强调一句,我不叫臭霖儿,我叫周江霖。”

“好好好,周江霖,你…;…;你睡床上吧,跟我一起,好不好。”陈怀红着脸对我说道。

我的三观立马就破碎了,什么嘛,表姐居然让我和她睡在一起,那怎么能行?虽然说不是同一个父母生的,但是起码还是有一点血缘关系的,可不能胡来。

我摇摇头,然后说道:“表…;…;啊不对,陈怀姐,那个我去外面睡就行了,你睡在这里吧,我在门口守着你,所以半夜你不用怕的。”

表姐听我这么一说,明显脸上失望了一些,不过随即又笑了,她看了看我,说道:“这样吧,我们在同一个房间睡觉,我把我的被子拿过来,你把你的被子放地上,我睡你的床上,你在地上打地铺,这样行吗?”

我想了想现在虽然是九月份,但是天气也不算太冷,加上我从小就喜欢跑步,虽然我没有别人那么强健的肌肉,但是也不算太差,在地上睡一晚上。也没什么的,于是我欣然的接受了。

说实话,陈怀在H市里面已经算是绝世的美女了,她比我大了一岁,现在在南城区的南城一中读书,我读高一,她读高二,但是因为她搬到了东城区和我们居住在了一起,所以她自然而然的就办了转学手续,现在和我读同一个学校,也就是东城一中。
第一章:我叫周江霖
九血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