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回妖界

“你···”虚空中的声音惊疑不定,莫崎冷笑道,

“我什么,你不是要来抓我这个妖孽吗?”说着就飞身落入院子中,嚣张气息暴虐而起;

“你有本事就趁现在,我给你机会来杀我,不要等到我找到你的时候,连恐惧的滋味都尝不了;敢抓走我的猎物,就记好你的命是自己交到我手中,修真界么?我迟早会去!”虚空中沉默了,再无声音;莫崎拿出手机。

“别隐瞒了,我知道你是妖族的纯尾白狐;萧韵也算是我的朋友,你坦白说出你们怎么在人间。”莫崎不容置疑的声音淡淡的回荡在萧妈妈耳边,萧妈妈沉默片刻,然后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瞒不过你,唉,我们见面说吧;有些事这里也说不清楚。”

“恩,去九天之上吧;我去找你。”莫崎挂掉电话,然后飞身直冲入天,别墅周围的人竟视若无睹这惊人景象。

莫崎在空中飞行着,身边的云雾缭绕,靠近身体的云雾肉眼可见的扭曲着,淡淡的空间波纹一圈一圈旋转着;

“莫崎小姐,”萧妈妈站在云端看见莫崎落在自己身前不远,恭敬的说道;莫崎摆摆手,“别废话,说正事。”

“恩,”萧妈妈神色放缓下来,开始叙说;

“我叫白翎溪,本来是妖界青玢大陆的白狐一族,我们白狐本来在妖界也属一方霸主,但是一千年前,九尾天狐大人突然不知去向,青玢大陆其他几个家族的人原本就对我们白狐虎视眈眈,失去了天狐大人的威慑,他们对我们一族发起总攻;我只是族里一个弱小的普通族人,敌族杀光了天狐大人的直系嫡亲,我们侥幸逃离出来,但是我却不小心卷入空间裂缝,等我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人间。”白翎溪哀愁的声音顿了顿,莫崎冷漠的表情丝毫不动;

“我当时只是最弱小的一尾白狐,虽然是在人间,可是我仍然感觉到了各种隐晦的强大气息,我只好躲起来慢慢修炼,直到两百年前,我修炼到了三尾,意外感受到妖界气息,然后我搜寻多年终于找到了人间通往妖界的通道;可是妖界监察使说我身上沾染了人间气息,要用妖力把人间气息抹去才能回到妖界,我也没多想,就在通道峡谷按照他教我的方法用妖力清除气息,谁知那个妖界监察使说的帮我却是阴狠的一口气吞噬了我大半的妖力,我拼命逃了出来,躲回了人烟密集的地方;”白翎溪慢慢叹了口气,

“后来我和一个人类结合生下了韵儿,可是他只是普通人被我妖气侵染,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救不了他了;韵儿体内只有一半妖狐血统,血脉不纯还有人间的灵气匮乏让韵儿始终修炼不出第二条尾巴;我一年前打听到妖界监察使将在一个月后离开通道峡谷去会朋友,所以我让韵儿喝我的血暂时掩盖人类气息随我回妖界;可谁知韵儿却···”白翎溪声音有丝哽咽,没再说话。

莫崎背对着白翎溪站着,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

“萧韵现在在修真界,暂时不会有事;那些修真者花费这么大力气撕裂空间隔界劫人,应该不会是要杀她,白狐你知道你和萧韵的人类父亲的先祖有什么异常么?”莫崎转过身说道,白翎溪迷惑的摇了摇头,莫崎皱眉沉默下去却是没再多说,然后不知从哪儿拿出一块黑色的令牌甩到白翎溪面前;

“这是妖王令,你回妖界去吧;萧韵我会去找,你不必去修真界硬闯。”话说完莫崎就飞身离开,没在看白翎溪一眼。

白翎溪愣愣的看着手里巴掌大只是简单在双面各自刻着两个王字的的令牌,嘴巴喃喃道,“妖王令···这是真的?天啊,难道莫崎大人是···?!”白翎溪没说出声,突然握紧手里的令牌,

“韵儿,你到底结交的是什么人物啊···?”

北极巨大的冰川平原上一座不起眼的冰山上方突然有一道红色身影直坠下去,冰面微微扭曲一下,红色人影如水一般没入,然后一切又恢复寂静。

“监察使在吗?”白翎溪不大的声音回荡在这片空间,这是一片绿色的世界,却诡异的分成两半,一边绿意缭绕,鸟语花香;一边是浓浓的绿色剧毒沼泽,没有一丝生机。

“嘎嘎,这不是白狐吗,怎么有兴趣来我这儿啊?”一道尖细的声音遽然传来,一道绿色的矮小身影落到地上,一头乱糟糟的墨绿头发配上一张阴险的脸让人看了就提不起好感。

“我要回妖界。”白翎溪警惕的退后一步说道,妖界监察使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白狐,你还应该记得上次我说的吧,不要把人类气息带回妖界。”

“你居然还敢提上次!”不提还好,白翎溪本不想再提,没想监察使居然这样不要脸,白翎溪压耐不住心中的怒火怨气凄厉的吼道;身后四根手臂粗细的白色尾巴突然像利刃一样激射向妖界监察使,监察使的右手瞬间变成本体绿色利爪挡在自己面前,

铛的一声如金石撞击,监察使被震得退后几步,脸上闪过一丝狠色抓向白色尾巴;白翎溪把尾巴一缩躲过利爪的锋芒,监察使没再冲上去,张口吐出一股淡绿的浓稠烟雾,烟雾幻化成一头巨大的狞狰蜥蜴。

“你居然觉醒了毒晰天赋!”白翎溪凝重的说道,然后飞身迅速向远处飙射。身后的巨大绿色毒晰凶恶的追了上去,白翎溪突然转身,四条尾巴抽向毒晰腰部,毒晰被抽成了两半但瞬间又合成一体,白翎溪瞳孔一缩,顿了一下。

突然感觉到身体一紧,白翎溪低头发现全身竟然覆盖一层细细的绿色密网,监察使悬浮在她身后。

“四尾魅狐,没想到你修炼的这么快,我都有点舍不得吃你了,做我的奴鼎吧,我觉醒了天赋很快就可以回到族里,不会亏待你的。”监察使淫笑着说道。

“你做梦!我就算丹碎人亡也不会屈服!”白翎溪狠狠的说道,监察使一把揪起她把她拉到自己眼前,“别说我没给你机会,你要是能冲破束缚我就放了你。”监察使得意的说道,眼里满是自信。

白翎溪身上一道道白光闪烁,冲击着绿色丝网;眉头微皱,白光徒然大盛,但是仍然没冲破束缚。

“好了,机会我给你了,是你自己没本事冲破。”监察使戏谑的说道。白翎溪冷哼一声,

“我也给你机会了,你好好看看,这是什么。”白翎溪手一松,小巧的黑色令牌掉落下来,监察使疑惑的捡了起来,看了一眼,然后脸色徒然大变,没有一丝血色,全身颤抖。

“妖···妖王···?!你,你难道是使者?!”白翎溪楞了一下,使者?看白翎溪没说话监察使以为她默认了,身子更加抖的厉害,匍匐在地,“大人饶命,小的···小的有眼不识泰山。”监察使咚咚咚的磕起头来,惊恐的说道。

白翎溪站起身,身上的绿色丝网一片片破碎开来,她弯下腰,无辜的看着监察使;“你不是要我当你的奴鼎吗,我就在这,来啊;我不反抗的。”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监察使惊恐的说着,看都不敢再看白翎溪一眼,“小人只是毒晰一族中小小的一员,小人瞎了眼,请盛平妖王使者饶恕。”

白翎溪眉头跳了跳,盛平妖王,居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隐修盛平妖王。她直起身,没在说话,监察使跪在地上求饶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想起什么急急忙忙从怀里哆哆嗦嗦的掏出一张白色的符纸,把妖王令和符纸托到白翎溪面前,

“大···大人,这是通道的空间符,带着它就可以从通道峡谷尽头去到妖界。”白翎溪伸手接过符纸和令牌打量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偷眼看着自己的监察使,身后慢腾腾的扬起六根纯白的尾巴,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是过了天劫的六尾纯狐,回到妖界我会去屠了你们毒晰一族,别怨恨我,这是你自己种的苦果!”白翎溪妖娆的笑着然后突然一掌拍在监察使头顶,手指插入丹田挖出了血淋淋的妖丹。

“女人的心眼可是很小的······”白翎溪轻身飞向通道尽头,温软的话音喃喃的回荡着。
第四章回妖界
血妖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