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死里逃生

“猎犬有反应了,叛徒任玄就在前面,快给我追!”

“任玄乃是太师钦点的朝廷要犯,决不能让他活着逃脱!”

“谁若能抓到任玄,重赏千金,加官进爵!”

随着这一阵此起彼伏的呐喊声,足足二十四名腰跨长刀,獠牙外露,形貌凶恶的朝廷狼骑兵,直奔黑衣少年所在的区域而来。

其中当头的四人,体型尤为壮硕,远远看去好似骑着高头大马的狼人!

这四名狼骑好似都寻到了黑衣少年的踪迹,一个个笔竖着耳朵,对不远处的那颗梧桐树狂嗅不止。

“这里有气味!”

很快的,这二十多名狼骑便纷纷来到了梧桐树旁边,瞪圆了眼睛朝着四周看去,却根本看不到任何黑衣少年的踪迹。

其中一名看起来像是小头目的独眼狼骑,按着腰间长刀,带着两个手下来到梧桐树下查探踪迹。

他背后一名狼骑满脸恼怒的道:“头,这小子受了这么的伤,怎么还能跑这么快?连我等狼骑都追不上,真是邪门!”

“这小子毕竟是将门之后,世所周知的天才,岂能跟寻常的凡夫俗子比。”独眼小头目阴冷着一张脸,显然心情也极不痛快。

“说来也奇怪,这任家也是朝廷的封疆大吏,怎么会忽然变成朝廷逆贼了?”另外一名狼骑兵有些好奇的问道。

独眼小头目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但坊间传言他们任家有一件极为了不得的宝物,吃了之后能长生不老,羽化飞仙。可能是因为这件宝物,才被蔡太师寻了个借口,满门抄斩的吧。”

他说到之类,忽然口气一顿,复又朝着脚下的一片草丛仔细看一眼,随即便厉声喝道:“这草丛深处血迹未干,任玄小贼定然就在附近,给我搜!”

可是,就在这三人刚刚抬脚,准备四散开来搜捕的时候,一滴鲜血却忽然从天而降,滴落在了树下的一株青草之上。

这本来是微不足道的动静,但这三名狼骑都是训练有素的高手,岂会察觉不到?

“谁!?”

三名狼骑同时抬头看去,只见那里茂密之极,到处都是蒲扇般大小的巨大梧桐叶,森然若云盖一般。

而在众多枝叶的遮掩之中,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却毫无任何声息的潜伏着一名黑衣少年。他全身都隐于枝叶之后,只有一双冷漠之极的双眼露在外面。若非刚才那滴鲜血滴落而下,恐怕即便是这些堪称精锐的朝廷狼骑也休想察觉!

“任玄!”

独眼狼骑的脸上登时露出了狂喜之色,但很快这股狂喜就变成了惊惧!

“呼。”

黑衣少年从上方一闪而出,疾掠而下,好似俯冲而下的黑燕一般,转瞬间就已经来到了三名捕快的头顶,身法快得惊人!

独眼狼骑当即手腕一翻,就要拔刀迎敌。可他长刀尚未出鞘,一条盘根虬筋、好似龙爪一般的手臂,已经按在了他的头颅之上!

“噗嗤!”

只听得耳边锦裂之声乍响,一颗满是惊惧之色的头颅,就已经凌空飞了出去。

这名黑衣少年任玄,竟然没用任何兵刃,而是只用那只龙爪般的右手,就直接撕下了独眼狼骑的头颅!

“头!”

旁边两名狼骑见到此幕,登时又惊又怒,纷纷抽刀朝着黑衣少年任玄劈斩而去。

面对如此凶险的联手一击,看起来只不过十五六岁年纪的任玄,双目却陡然一寒,直扑那两名狼骑而去,右手更是如同流光一般直接化作两道虚影,直奔两人咽喉而来,竟是以命相搏的打法,凶悍之极!

“叮叮!”

两声尖锐的金属交鸣声突兀出现,且异常刺耳,那两名狼骑的寒铁长刀纷纷砍在了任玄的右臂之上,但却只留下了两道浅浅的白印,好似砍在了坚硬的陨铁之上!

那两名狼骑见到此幕,不由得魂飞魄散,纷纷怪叫一声的就要弃刀而走。

但是,任玄此时又岂会轻易放过这两名狼骑?

就在任玄一把抓住其中一名狼骑的脖颈,目光一厉正要痛下辣手的时候,数十丈外忽然传来了一声极为尖锐的破空声!

“嗖!”

一支散发着幽幽黑芒的狼翎长箭,好似流星一般直奔任玄胸膛而来。

任玄骤然遇袭,只来得及横臂一挡!

“当!”

巨大的轰鸣声登时在丛林中炸响!任玄如遭雷噬,略显单薄的身躯直接被轰飞了出去!

那支狼翎长箭,竟好似蕴含了千斤巨力!

可是,就在任玄刚刚落地,尚在地面上翻滚的时候,另一道更加尖锐的刺耳呼啸声就已经再度响起,却是第二道狼翎箭紧跟而来,丝毫不给任玄留喘息之机。

“噗!”

任玄再也躲避不及,右臂再度被这道寒芒击中,并且当场贯穿而过,留下了一道狰狞血口。似乎,就算是变异成龙爪的铁臂,也无比连续抵挡狼翎长箭一样。

“咕。”

任玄闷哼一声,咬紧牙关就地打了个滚,头也不回的朝西边翻身潜行而去。

这片丛林幽暗之极,身穿一袭黑衣的任玄只是几个闪烁,就已经再寻不见。

“呿!这小子果真是一个怪物!接连潜行七昼夜,辗转奔逃三千里,最后还有余力一击斩杀朝廷的精锐狼骑!真不愧是我大仲国百年才出一个的武学天才。”

就在此时,一名骑跨白马、手持画雕弓的白甲女将,满脸不悦之色的自丛林西侧疾驰而来,在她身后不远处,赫然还跟着密密麻麻的上百名朝廷捕快,还有十多只狺狺狂吠的猎犬!

她现身后,一双美眸冷冷的盯着任玄离去的方向:“可即便如此,正面受了我秦良两箭之后,他那条奇怪的右臂也再无任何变化之力了。而且,也绝无余力再逃多远。蔡太师可是亲口吩咐了,任玄这家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说不定任家谋反叛逆的秘密,就全在这小子身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追!”

“是,秦将军!”

丛林中的那些狼骑连忙答应一声,就要动身去追。

可就在此时,也不知道是这些狼骑动静太大,还是人数太多。就在他们纷纷拨打开身前草丛枝蔓,准备深入丛林的时候,在丛林西方的极深处,忽然传来了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吼声!

“吼!”

好似深山虎咆哮,更如雷霆震地响!

这一声虎吼响起之后,一股滔天弥地的巨大威压,就自丛林深处猛然浮现而出!似乎这只深山巨虎,对于山林之中闯入了这么多不速之客而感到愤怒一样。

一时间,原本还狺狺狂吠、嚣张至极的狼骑们,纷纷露出了极度惊恐之色,浑身瑟瑟发抖,目光中更满是无法控制的畏惧。

就连那名刚刚两箭击溃了任玄的白甲女将秦良,在感受到这股惊人威压的同时,亦是面色一白的停住了脚步,露出惊惧之色。

“秦将军,这……这难道是传闻中的上古妖兽?”一名狼骑颤抖着声音问道。

秦良俏脸有些煞白的道:“如此惊人的威势,恐怕我们真的惊动了一只上古妖兽。”

“那还追不追?”这名狼骑面色煞白的看着秦良。

秦良朝着那些满脸惊恐的狼骑,还有自己胯下连连打着响鼻后退的白马扫了一眼,咬牙道:“犬马俱废,等于耳目俱瞎,在这深山老林之中如何去追?”

“可任玄乃是朝廷要犯,我们就这样回去了,如何跟蔡太师交代?”这名狼骑面露难色。

“任玄小贼受了我两箭,即便不死也是重伤。纵然他福大命大,成功逃出此片丛林,但他还能一路逃出关外不成?只要不出关,还在我大仲国境内,他就插翅难飞!”秦良说到这里,不禁怒哼了一声。

可就在她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远处却传来了一阵闷雷般的轰隆巨响,旋即一道巨大的身影,便自丛林极深处直扑此地而来。所到之处烟尘滚滚,山林俱陷,威势极为骇人!

秦良见到此幕,登时俏脸一白,惊喝道:“不好,那妖兽冲我们来了,快撤!”
第一章 死里逃生
玄帝至尊